旧版的丝瓜视频怎么下载

2021年10月7日 0 Comments

鱼小婷转而又问:“你是不是华人,或华裔?怎么到这个岛的?”

娜娜摇摇头沉默良久,淡淡说:“我送你回去休息。”

还是利用洗漱机会,鱼小婷把打探的信息告诉白翎,白翎沉吟说除了耐心等待没别的好办法,但愿那位联络人尽快与夏正淳联系。

第三天早上海盗们脸色有些异常,对待俘虏们的态度很差,一直坐在第一排的四个大胡子却不见了。白翎觑了个机会向老外打听,说是家人付不出赎金被撕了票!

大家听了皆默然不语,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。

于老师乘胖大婶发面包的空档坐到她俩后面,低声道:“必须合作,否则谁都逃不掉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白翎问。

于老师声音压得更低:“最新消息多国联手打击海盗,出不去,进不来,我们被困在这里了!”

白翎的心“咚”地沉到谷底!

鱼小婷接着问:“怎么合作,你熟悉这一带地形?”

于老师含糊其辞道:“稍稍知道一点,但需要大家配合。”

鱼小婷道:“你把具体方案写下来交给我们。”

清纯邻家女生可爱小妹

于老师点点头。

晚上岛里气氛更加紧张,饭厅前后多了好几个荷枪实弹的海盗,脸都绷得紧紧的,而娜娜一整天都没露面。

由于盯得太紧,于老师都没机会传递纸条,直到所有人吃完后起身列队,田组长打了个小配合故意弯腰大声咳嗽吸引海盗注意力,于老师这才飞快地将纸条塞到白翎手里。

字写得密密麻麻,简明扼要介绍了大致情况和计划:

原来第一天夜里田组长胃绞痛发作,疼得满地打滚,海盗找来岛上医生诊治。凑巧的是那位医生与田组长是印尼老乡,遂趁输液时悄悄透露了海岛的情况。

此岛名为库班岛,位于菲律宾东北水域,具体方位是最高机密。居民大都是毛利人,海盗头领埃弗亚森当过法国雇佣军,在非洲打了七八年的仗,诡计多端,心狠手辣,他屡屡得手后用赎金购买了许多精良的武器,成为这一带海域的霸主。目前海盗主力针对菲律宾海上力量薄弱——压根就没有象样的海军,主要在菲律宾从东北到西北水域游弋,择机绑架油轮做大买卖,小打小闹的生意让手下做,维持日常开支。

库班岛呈棒槌形,东宽西窄,港口集中在中南部区域,一个叫圣亚维湾,是供渔民出海的公开港口,另一个古斯奇脱湾较为隐蔽,用于海盗船出入。古斯奇脱湾防守严密,海盗们修筑了暗堡时刻观察海面上的情况,只有那些有特殊标志的海盗船才能驶入,否则会遭到炮台轰炸。圣亚维湾则外松内紧,大量为海盗效力的居民轮流在港口附近活动,可能是水果摊贩,可能是擦鞋童,也可能是坐在长椅上抽烟的老人,一有风吹草动便会联络海盗,做好相应措施。

俘虏们所住地方位于海岛西端,对外宣称是种植园,其实岛上居民都明白是什么回事。门口有两名海盗把守,园内海盗一般只有五六名,主要任务是监视俘虏们一日三餐——据说开始是把食物送到每个房间,时间长了人质们狂躁不安、极度沮丧或有自杀倾向,因此改成集体用餐模式,相当于监狱犯人集体放风。

田组长、于老师等人的计划是:头领埃弗亚森为首的海盗主力被封锁在外面暂时回不来,岛内兵力空虚,早餐时故意制造混乱吸引海盗过来,然后猝然发难,强行冲出种植园,沿着海岸线直杀到圣亚维湾,抢船出港!

鱼小婷与白翎反复推敲,在纸条上写了两个问题:

一是在餐厅制伏对方时,海盗鸣枪报警怎么办?

二是即使在种植园的行动顺利,也冲到了港口,那边的守卫阻截怎么办?

一首一尾两个问题关系到逃亡成败的关键,相比之下其它细节都无足轻重。

夜里娜娜又把鱼小婷叫到老地方——很奇怪为什么总是鱼小婷,其实以娜娜的身手更适合跟白翎对垒。

但人与人之间有种近于天然的好感,娜娜就喜欢鱼小婷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杀气。

进屋后她脱掉外套,鱼小婷以为要比武遂退后两步凝神戒备,谁知娜娜摆摆手示意坐下,递来一杯红茶和两块牛肉饼。

正当鱼小婷吃得香甜,娜娜冷不丁问了一句:“你们是不是想逃?”

糟糕!被发现了!

鱼小婷吃惊之下险些把茶溅出去,杀人灭口的念头一闪而过,反问道: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“每个被抓进来的人质都想逃,很正常…….可惜没有一个能成功,徒徒让古斯奇脱湾多了几具尸体而已。”

鱼小婷心里一动,道:“你也曾想过逃跑?”

“是的,我被抓到岛上后一年内逃了十多次,每次都被抓回来。”娜娜坦然道。

“他们没有……惩罚你?”

“对付逃跑的人向来是一枪崩掉,因为我长得漂亮,海盗首领埃弗亚森喜欢我,后来就加入他们的队伍,成为首领的情妇之一,之一而已!”她好象在叙述别人的故事,异常平静。

“怪不得……我好像没看到过首领?”鱼小婷试探道。

“他难得回岛,大多数时间在太平洋玩死亡游戏,已习惯刀口上舔血的生活,再也安静不下来了。”

“你在这儿几年了?”

“今年第四年……当时我在新加坡读大学,回国前和男朋友到印尼旅游,谁知道遇到海盗……他家里很穷付不起赎金,所以被拖到古斯奇脱湾杀了……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娜娜抬头看着对方:“你长得很象他妹妹,真的很象。”

鱼小婷恍然大悟:“所以你从一开始就特别注意我。”

“他家人待我很好,如果不遭遇海盗,现在孩子都两岁了吧……”娜娜抱着双膝陷入悠悠回忆中,鱼小婷不擅长安慰别人,只能默默坐在一边。

受伤感情绪的影响,两人也没比武,聊了些无关痛痒的话便结束了。

早餐时白翎说了与鱼小婷深思熟虑的两点意见。

于老师微笑说第一个问题无须多虑,从门口到饭厅有两公里,就算发生枪战海盗也来不及增援;第二个问题同样没关系,冲出种植园后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各国使馆,让正在附近打击海盗的军舰过来营救。

完美无缺的回答,白翎又问准备何时动手?

于老师严肃地说不能再耗下去了,最新消息埃弗亚森在外面吃了败仗狼狈不堪地逃回来,很可能会放弃赎金杀人立威,今天再做些准备工作,明早动手!

鱼小婷与白翎对视一眼,均想海盗一旦疯狂起来那可真是暗无天日,可谓杀人如草芥,几条人命在他们而言根本不算事儿,反正犯下的命案少说也有几十个,用句行话说“早就赚回去了”。

可以,给我们详细的行动方案。鱼小婷说。

于老师点头说晚上吧,会有明确的分组分工。

于老师说着扫了扫三位北欧老外和那对南美夫妇,暗示他们都有参加。

离开饭厅时外面狂风大作,一阵阵夹着雨点呼啸而过,刮得树木瑟瑟发抖,地上到处是落叶和树枝,踩在上面轧轧直响。

“今明两天可能要下暴雨。”田组长缩缩脖子萧落地说。

鱼小婷一惊随即想到一个问题:“那明天海盗都不出海?”

“也许吧,”于老师道,“但船都会回港,不是更有机会吗?”

上午狂风大作,暴雨倾盆而下,哗啦啦响个不停,响得人心烦意乱。

午餐时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,人算不如天算,谁都知道这场雨会造成多大麻烦。

刚坐下,餐厅里突然拥入十多个海盗,为首之人身材魁梧,模样极为彪悍,目光锐利如刀,依次打量着俘虏们。身后是名年轻妖艳的女子,眉目间有狐媚之气,一身戎装,眼睛瞟来瞟去很不安分;再后面才是娜娜,可见最近并非不太得宠,排名靠后。

从海盗们眼中的尊敬与惧色可以判断,他应该是海盗头领埃弗亚森。

埃弗亚他沿着过道朝后面走,经过三名北欧老外时稍稍停住,上下打量了几眼,最边上的金发少年翻翻白眼,轻蔑地吐出个地球人都懂的英文粗口,“SHIT!”

妖艳女子唰地掏出手枪,埃弗亚森抬手阻止,微笑着对金发少年说了句话,看样子是要求道歉。金发少年将头一扭,声音更大地说:“SHIT!”

也难怪,这段时间实在受够窝囊气了,对崇尚自由平等的北欧人来说不啻于地狱。

这下惹恼了所有海盗,纷纷围上去拿枪指着他,另两名北欧老外也意识到事态严重,涨红脸低声劝说,可金发少年却是犟脾气,就是不理睬。

埃弗亚森还在微笑,眼中却多了几分冰冷和杀机,猝然间手腕闪电般在半空中划了个弧形,重重切在金发少年后颈!

金发少年低低哼了一声,软绵绵从座位滑到地上,再也不动了。

旁边有人迅速将尸体拖出去,埃弗亚森彬彬有礼对两名北欧老外说了声“SORRY”,若无其事继续前行,从后门埃弗亚森离开时还在妖艳女子下巴上捏了一把。

餐厅里鸦雀无声,个个脸色惨白,对海盗的凶残有了进一步的认识,也更加坚定了猝起逃亡的决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