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抖音会员永久破解版

2021年10月7日 0 Comments

再来无冬岛,重玄信的热情已经近乎谄媚。

就连事务繁忙的重玄明河,也亲自出面,接待了姜望一行,虽然只是说了几句场面话便离开,但也可见重视。

这当中有姜无忧的因素,也有姜望的因素。

姜望在天涯台虐杀钓海楼天骄季少卿,注视此战的人数以万计,消息怎么都不可能封锁住。海勋第一,是在迷界的战绩。强势击败身怀天门神通的季少卿,是在近海群岛的战绩。外战也强,内战也强。甚至有人认为,他已经是近海群岛内府第一。

钓海楼也并没有尝试封锁消息,只是着重强调了此战的公平,以及双方决斗的原因,乃是道途见歧,无关于其它。另外陈治涛与姜望的那一番对话,也广为传知。姜望虽强,算得上盖压钓海楼同阶,但也只是赶得巧,成名是时无英雄。比起陈治涛,差距还是很大的。此外钓海楼大弟子陈治涛的气度,更是令人心折。

当然,悬于高穹的古剑沉都与覆军指虎,已被隐去。包括辜怀信,也很少出现在传言里。整场决斗,就只是发生在姜望与季少卿之间罢了。

毫无疑问,这一番宣传策略,最大程度上降低了此战于钓海楼的负面影响。比之强行弹压消息,不知高到哪里去了。

只是具体出自谁的手笔,倒让重玄胜和姜无忧有一番争执。

姜无忧认为是陈治涛,重玄胜则觉得,很像是辜怀信的风格。与季少卿发生矛盾后,他很是研究了一番辜怀信,自认对其有一些了解——至于这胖子当时为什么研究辜怀信,懂的人都懂。

自然,这一番争论最后也是不了了之。

不重要了。

一行人赶到无冬岛,就都兴致极高地去喝酒。唯独许象乾不甚合群,独自守在渡口,等了好几个时辰,等到姗姗来迟的照无颜与子舒后,才喜笑颜开地凑上宴席去。

马樱侨华美笑脸极致诱人

在无冬岛的第一天,一群朋友痛饮了整夜,约束着道元,把心神放开,只求一醉。

姜望在天涯台上挣扎,去迷界冒险,回来为竹碧琼报仇……这一路,他们作为朋友,也一直提心吊胆。

都需要释放。

除了许象乾。他莫名其妙地就戒了酒,谁劝都不张口。不过看他在照无颜面前那副狗腿样,明显已经释放得够够的了……倒是真不用调节心情。

而姜望自己……无论在天涯台如何大展神威,终究竹碧琼是离开了。

觥筹交错,心事难与人说。

玉液琼浆流散后,各自离场。

姜望终究心中记挂着事情,没能醉成,反而一身酒气地拉住了重玄胜。

他本想离开迷界就跟重玄胜好好聊聊,但竟一直耽误到现在,才有时间。

十四自来是形影不离的,杵在重玄胜不远处,像一尊雕塑。

此时没有旁人,姜望斟酌了一番措辞,便直接说道:“我想跟你聊聊,你父亲的事情。”

自姜望赢得天涯台之战后,一直洋溢在重玄胜脸上的笑容,消失了。

“哦。”他挪了挪身体,仿佛坐得不是很舒服,而后抬眼问道:“他战死的地方,在迷界?”

不愧是重玄胜。

姜望只起一个话头,他便能把事情猜得八九不离十。

“迷界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,那里的规则与现世不同,在野地待久了,就会有异化的风险。难以计数的海族强者与人族强者在那里厮杀,杀戮对方的强者,同时争夺迷晶,用迷晶构筑符合自身世界规则的地盘。

那个地方,被破碎的规则无序划分出许多区域。有的区域是海族占优,有的区域是人族占优。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安。无论是杀力惊人,又或是遁法高妙,都有可能战死在下一刻。”

姜望看着重玄胜,想尽可能的让对方知道迷界的残酷,从而凸显重玄浮图的伟大。

他慢慢说道:“但是在那个极端残酷的战场,我发现了一个平和之地,那个区域,跟现世没什么两样,不存在异化的风险,也不存在海族。因为海族在那里,就跟在现世一样,会受到规则的压制。人们把那个地方,称之为——浮图净土。”

“听起来很气派。”重玄胜的眼神中,看不出什么波动。

姜望知道他的心情必然复杂,但也终究不可能知道的事情装作不知。

因而继续说道:“你父亲他……杀死两位海族真王,而后崩解道身,创造了浮图净土。在死前,他留下了一段话——‘浮图之死,非为重玄一姓,非为大齐一国,是为天下人族。我佛慈悲,愿众生得渡。此地将为人族共有。永世不独。’”

“像是那种人会说的话。”重玄胜说。

“我觉得……”姜望说道:“他是一个伟大的人。”

“是啊,他很伟大。”重玄胜抬了抬眼皮:“作为人族强者,他很伟大。作为废太子的好友,他很伟大。”

这胖子咧了咧嘴:“甚至对于重玄这个姓氏,他也用一死保了家族,不亏不欠。”

姜望注意到,他脸上的肥肉在微颤,那是极力抑制、而又无法完抑制住的情绪。

“唯独是对于我……”

他的声音终于不能够那么平静了:“他是自私的。”

倘若重玄浮图不死,以他连杀两名海族真王的实力,重玄家主之位,必然不作第二人想。

那么重玄胜作为他的儿子,什么都不会缺,什么都不需要拼。轻轻松松便能袭一个博望侯爵位。

重玄遵再怎么夺尽同辈风华,也只有另外开府的份。

那样说不定他们堂兄弟之间的感情,不会像如今这般。

重玄胜更不会度过那样的童年……

那么重玄浮图可以不死吗?

作为当世真人、亲手教出凶屠的一代名将,他怎么可能没有选择?

他先可以选择领军征夏,后可以选择对姜无量不闻不问……哪怕是到齐帝震怒的后来,只要他昭明态度、及时切割,也未必不能身而退。

但他最后选择了赴死。

重玄胜说得没错,重玄浮图不负人、不负友、不负家国、不负人族,唯独,负了他。

甚至于其人死前留下的最后一段话,也只字未提重玄胜。

当他只身出海,慨然赴死的时候,是否有想过,他那个尚且年幼的儿子,将会迎来怎样的人生?

他忠义两了,但是他的儿子呢?

那本应架鹰遛狗、无忧无虑的快活时光,因为他这一去,碎成了泡影。

堂堂真人之子,重玄家的嫡脉,却在很小的时候,就学会了看人脸色。

姜望没有再说什么。

那个被绊倒了就躺在地上、等别人闹够了再爬起来的小胖子,已经在难以计数的日夜里,长成了如今的这个重玄胜。谁有资格替他原谅呢?

十四依然是沉默的,沉默地将手,搭在了重玄胜的肩膀上。

重玄胜也仿佛从这只手里,获得了力量。

他于是按住扶手,起身说道:“就这样吧。你也累了,早些休息。”